æ•™è‚²é›»å°ä¸»æŒäººå°é¢¨

曾經當過空服員,待過資訊業,後來又變成推廣閱讀、博物館教育的公務人員,現職為國立教育廣播電台主持人。 因為非科班出身,第一次製作節目片頭時,短短不到一分鐘的內容,做了好幾天,壓力大到重感冒。 但過去當空服員時和移工的相處經驗,卻啟發了她的第一檔節目:關懷台灣移工與新住民的「閃亮新台客」,並獲得金鐘獎。

「要怎樣當個自己不討厭的公務員,那就是要去真正的做到對社會有益的事情。」

「我們做文化工作的人,會把生活上的遇見內化成我工作上面的養份,這是一個習慣, 所以無時無刻都在工作。」 


「南海の貓」社群創辦人山夢嫻

從台北植物園的五色鳥研究,自願跳入園區的浪貓研究,開啟長達十年的追貓之旅,建立起植物園的貓族譜,每個角落都有屬於她與貓的生命故事,現以貓為載體進行影像敘事的都市生態紀錄者,但其實原本是更愛狗的狗派人士。

 「為什麼叫南海の貓,我希望大家在關心貓咪之餘,不要忘記這個在地的文化歷史。」
 
「我不會半途而廢,如果做TNR會半途而廢,我就不會在這裡開始。」
 
「都市生態很重要的是民眾有感,因為它就在我們生活周遭,如果我沒有先有感,要怎麼關心距離更遙遠的生物。」 


社區護理師林惠雅

護理科系畢業,多年臨床護理經驗,曾在公共衛生第一線的健康服務中心(原衛生所)工作。在執行社區整合失智照護工作時,為連結中正區的社區資源,經常拜訪邀請鄰近的博物館、警察局、銀行、咖啡店等單位,加入「憶起守護」為失智長輩及其家屬(照顧者),提供城南友善的失智幸福服務。 

 「我心想如果這裡可以成功的話,這些長輩會很開心,所以就進去了。我覺得是一個善念去啟動社區跟他們的連結,一開始因為既有觀念可能擔心會被拒絕,但其實中正區這邊每個單位每個商家都蠻友善的。」 

「我在想的是做完這件工作之後,可以留下些什麼,它能不能持續。」


牯嶺街小劇場館長姚立群

知名劇場導演與策展人,在城南區域工作近十五年,以劇場門口擁有1路公車為豪,致力把區域內好店家都納入聯名商家,時時等待充滿熱忱的劇場人進駐工作

 「經營場館,可能需要一些類似愛情的東西,讓自己能有種美夢成真的感覺。」
 
「劇場人不要畫地自限,讓自己成為有用的劇場人,無論在劇場內還是劇場外,都是文武全才。」


建中歷史老師黃春木

建中學生時期受到歷史老師啟發,因緣際會下變成連自然組學生都喜歡的歷史老師,從15歲至今從未質疑過自己的人生決定。在Podcast尚未出現的學生時代,會在每日放學途中,聽同學口述最愛的金庸小說全集。

 「我又是一個比較好奇的人,所以很多事情都會想去參與,從中玩一玩之後,發現很多事情其實是有關聯的。」

「一個唸文史的人,如果對科技保持那麽冷漠或者是排斥的態度,你很難做文史的思考和討論。」

 「覺得留在高中教書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,像我這樣的人在大學其實不缺我一個,但是留在高中的話,我可以做出更多的貢獻。」


建中高三學生黃莨騰

美食社和使節團成員。有時候一天會吃五餐,旅途中只吃甜點。有時會去國圖翻老師的舊論文當看八卦。已經進植物園上千次卻還是在裡頭迷路,或被澆植物的水霧噴濕。喜歡法律類或者是輔導諮商類的科系,願望是讀師大,當學校的輔導老師,然後考研究所成為諮商心理師。平時會做甜點給大家,深信著甜點能撫慰焦躁的心靈。

 「進建中其實是一個很忐忑的過程,就是不知道自己會遇到什麼樣的怪物。大家印象中的建中生就都是學霸,成績很好、倒背如流。實際進來後發現沒有啊!有一些人還是苦讀上來的。當然還是有不管考卷出多難都可以九十分的人,但那真的太少了,那不是建中的常態。」
 
「建中女廁其實不少,然後我真的有做一個建中女廁的清單......我就很喜歡做這種奇怪的統計跟冷知識。」
史博館教推組楊真皓

兒童文學相關科系畢業。曾好奇怎麼樣才能在博物館工作,沒想到自己也進了博物館;論文研究對象是小說《城南舊事》的作者林海音,沒想到自己也一口氣在城南區工作至今十五年。兒子幼稚園時沒有很喜歡上自己主辦的手作課程,但會當掃地小幫手,跟打掃阿嫂變成好朋友。

 「​​就把它當成一件修行吧,『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』,我不會因為辦了一個什麼活動就覺得『啊太棒了我實在太厲害了』。」
 
「我們射手座的呢,就是不會在意別人怎麼評價我們,我們就是這樣子。就像史博館,不管你要怎麼定義,我都讓你定義。」
 
植物園組長董景生

農委會林業試驗所植物園組研究員兼組長。本身為昆蟲學家,跨界研究植物和昆蟲的關係。覺得植物園是一間博物館。會和同事研究如何用植物做料理和釀酒。

 「台灣大部分人都是植物盲。因為種類太多,有5000多種原生植物。」
 
「當疫情改變很多事情,變成必須跟自己獨處時,你只剩下植物,你怎麼面對植物?這件事也有點像你怎麼面對孤獨、面對自己。」
 
「我蠻喜歡植物園工作原因在於,可以把同事們的夢想,或自己對未來二、三十年的想法加進來,像是帶著大家一起做夢,如果你有一些更大的夢想,對未來的想法不論正面、負面,都可以讓你面對未來不會那麼慌張。」
 
史博館退休員工羅煥光

國立歷史博物館退休員工。19歲體育班畢業就開始在史博館工作,認真想考美術系卻進了中文系,能文能武,年輕時很壯。
 
 「那個時代叫寫情書,很期待,沒有什麼LINE來LINE去,我們以前是真的去等,等回信、等下班,等的過程你期待,感受你對她的愛」
 
「不管你是理工的、不管你是學醫的,如果缺乏人文藝術在你的基因裡面的話,那看起來不是一個很完美的人生,因為你沒有一個自己真正生命的意義在,只是為了薪水。缺乏那種心靈的感受,人生很容易乏味。要把情感放到你的工作裡面,要把工作藝術化。」



(上述排列順序照說故事人名字筆畫)